美國總統奧巴馬28日強調美在未來100年要繼續“領導世界”。他當天在西點軍校畢業典禮上談美國面臨的挑戰及對策時,不僅宣揚美國“孤立”了俄羅斯,也宣稱“中國的經濟崛起和軍事擴張讓鄰國憂心忡忡”。他談到在烏克蘭南部、南中國海的“地區性侵略”,安慰盟國。奧巴馬的此番講話肯定會招來各種截然不同的反應。
  美國想做世界領袖,但它拿什麼來支撐這個角色呢?不錯,美國的經濟實力和軍事實力仍是世界之最,文化力量高居全球上游,然而正如奧巴馬在西點所說,不僅中國在崛起,從巴西到印度,也都開始擁有競爭力。世界的多極化不可逆轉,美國的力量單獨比誰都很大,但相對於華盛頓想在21世紀“領導世界”的奢侈願望來說,它又是捉襟見肘的。
  美國還缺一項做領袖的關鍵要素,那就是胸懷。美、中、俄被公認為當下綜合實力最強的三個國家,但中俄的復興和崛起都讓美國極度不安。面對大國競爭的不確定性,美國缺一份坦然。美國的對華、對俄態度敏感多變,政策高度不穩定,它以這樣的方式“領導世界”,是在把美國的焦慮向全球輸出,讓世界為美國的錯誤埋單。
  美國貪婪各種權力,還貪婪對安全的獨占。美國的軍事力量處於全球壓倒性優勢地位,未來很長時間內都看不到顛覆性挑戰。但它還覺得很不夠,將中國的軍力發展及俄羅斯的再次振興當成心腹大患。它根本就不顧及其他國家的安全感受,似乎以為只有自己有權追求和享受絕對安全,世界所有其他國家都應接受為保護美國安全而分配給它們的角色。
  美國必須善於同其他大國分配、協調彼此的安全感,建立它與中、俄發展建設性關係的良性機制。美國不能用19世紀的思維方式對待21世紀全球化時代的崛起國家,而須重新思考地緣政治的性質,為它註入新世紀的內容。這才是世界第一強國對人類文明所應有的道義。
  然而美國身為超級大國,仍隨時揣著一把小算盤。比如它是唯一在全球範圍構建軍事同盟的大國,這一現實誘惑了它將此視為開展大國競爭的關鍵性優勢,華盛頓展現了繼續擴大結盟圈的明顯興趣,並不惜為此重新分裂世界。
  美國當下的表現,屬於“既是裁判又是運動員”的典型情況。在缺少制約的情況下,它難免頻頻為自己的利益吹偏哨。有時它會做得隱蔽些,有時就做得蠻不講理。
  作為力量不如美國、又被華盛頓死死盯住的國家,中國註定會在未來的許多年裡難受。我們夾在對美戰略弱勢和力量增長的強勢之間,面臨處理與美國關係的超級課題。但我們也應看到,中國畢竟有了作為強大國家的基礎,美國實際加害我們沒那麼容易了。事實將是,中國多難受,美國就多難受。
  華盛頓的政治圈子天天都在談中國,很多人計算中國經濟總量何時超過美國,不斷討論要有“新戰略”。還有俄羅斯,更是讓美國人抱怨政府“軟弱”。難道這不是難受嗎?
  美國應當反思它是如何在蘇聯解體後,把一心想同西方發展關係的俄羅斯重新推遠的。中國的耐心更多些,我們始終致力於同美建立新型大國關係,美國應珍惜中國的這一態度。▲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中泰當舖

ew18ewzp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