視頻加載中,請稍候...

自動播放 






play
宜昌慰安所遺址曝光




play
日軍慰安所集中三處




play
日本戰犯談抗日戰爭




play
日本戰犯相當於納粹



向前
向後



  人民網7月15日電 國家檔案局網站今天公佈日本戰犯永富博之筆供,資料顯示他親手直接殺害的中國人共計61人,其姦污的中國婦女為18名。
  據永富博之1955年2月筆供,他1916年出生於日本熊本縣,1938年在中國江蘇省吳江縣任華中派遣軍宣撫班班員。1945年8月日軍投降後投靠國民黨閻錫山部。1949年在山西被俘收容,1950年12月9日被逮捕。
  重要罪行有:
  1938年1月,作為國士館學生,在到達南京下關前的路上,看到“有好幾萬連數都數不清的屍體”。在南京下關,將1名跳到江中的“俘虜開槍打死”。
  1938年4月,為給將校們示範教育,在吳江縣將1名俘虜“用日本刀予以斬首”。將“某中國女性而予姦污。其後經過一周,再赴蘇州時,將該婦女帶到吳江姦污一周”。
  1938年11月,在安慶“叫來中國女性一人在機關內予以姦污。”又於次日在某中國人家裡介紹了一位中國女性姦污一次。12月,“於安慶城內某中國人里家將XXX介紹給我(年齡16歲)是夜將其強姦。”
  1940年10月,於蘇州吳中飯店命差役介紹中國婦女(年齡20歲前後)姦污一次。
  1941年5月,“為了對新兵50人進行白刃戰教育”,對俘虜“以刺刀由距離10米處起跑,對其中一人予以突刺”。
  1942年5月,在山西聞喜縣掃蕩中,命令中國人工作隊(漢姦隊)將拒絕帶路的中國人槍斃,“屍體放棄於路上。”
  1942年8月,搜查聞喜縣橫水鎮東郝莊時,將居民5人“用日本刀在橫水鎮小北門外空地上予以斬首”。
  1942年10月,在聞喜縣雲泉村、牛莊村一帶搜查時,將逮捕的中國人民“全部用刺刀刺死或步槍打死”。
  1942年11月,在聞喜縣掃蕩時,逮捕3名晉南野戰軍戰士,在橫水鎮情報室,“為了試驗在情報所由中國鐵匠打制的日本刀能不能斬首,遂於橫水鎮的地里井的旁邊予以斬首”。
  1942年12月,在聞喜縣下峪口村“用矛子將8個人臀部施予亂刺而予殺害”。在聞喜縣東山底村逮捕20多名居民,“用日本刀、切草刀施以慘殺,”並且“於南門上將中國人民的頭顱兩具梟首示眾”。
  1943年2月,在聞喜縣北白石村掃蕩,“將15人帶到村莊北面的凹地用步槍把所有人員槍斃”。同日,在蓋寨村“由我命令”,由工作隊(漢姦隊)將9人用步槍槍斃,並將帶路人燒死。
  1943年10月—11月,在太岳山脈,將中國居民6人,“由高山頂上將全體人員推下去而予以殺害”。 “於某村將中國婦女孩子20人趕到窯洞內予以燒殺”。
  1944年7月, 任霍縣保安隊指導官時,開設慰安所,“目的是用此來把保安隊士兵麻痹於女色,杜絕其逃走,況且我自己亦可公然來滿足獸欲”。
  1944年12月,對霍縣李家山一帶掃蕩時,將村民3人逮捕拷問,由於怎麼都不說,“命令士兵將其全部殺害”。在西許村南將11人用步槍打死。
  1945年4月,指揮保安隊接收俘虜,“將9名眼矇住、縛手而予以槍斃”。
  “於日軍時期、協助閻錫山時期及被解放時期,通過所有時期所犯的罪惡之總統計”:對居民射殺88人,刺殺9人,活埋2人,燒殺26人,溺死1人,墜死6人,日本刀或切草刀慘殺41名;中央軍、晉南野戰軍、抗日戰士61名。
  “我由日本侵略中國以來,直到日本戰敗為止,將所犯罪惡作一計算來看:由我親手直接殺害的中國人共計61人”。我命令而殺害的總人數為166名;奉命而下令慘殺者41人。
  “對婦女的強姦罪惡7件(其中有夫之婦為5名,姑娘2名);設置安慰所而供日軍及保安隊員的獸欲罪惡為3件,12名婦女;我姦污的中國婦女為18名(安慰所婦女5名,飯店女招待4名,私娼8名,使女1名)”。
(編輯:SN123)
創作者介紹

復古

ew18ewzp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